Judy

书店病人。

冬天是属于浪漫的

20161227


喜欢一首歌,我是将之循环一段时间,直到下一首钟爱的歌来替代。有一回在微博上转发丁可的状态并表示对其《漆黑的海上》的喜爱以及在深夜循环,过了好久有网友来回复,问我是否还在循环那首歌。我说偶尔。是的,是偶尔,在众多喜欢的歌的间隙中循环。这样的听歌节奏已经成了习惯,以至于听歌不成系统,宽泛而散乱。

近段时间循环Muse的<Feeling Good>。

今天天气晴,大风伴随着太阳。街道上两边的大树一如既往得绿,只是由于季节的变幻而绿的层次稍不同。大风在肆意晃荡,大树间平时的耳语成了谈笑风生。人们裹紧身上的衣服缓慢前进。我感到风在吮吸着丝袜,像一条条灵活的鱼游进了毛孔里,不禁裹紧了大衣,再把围巾绕结实些。

边走路边听着Feeling Good,想起MV里落下的红玫瑰,与今天的大红围巾遥呼相应。


红色似火如血,像能在其中浴火重生,但又像火灾现场的困境,让人无法逃脱。最后我在这对矛盾中随着脑海中玫瑰花的散落,唱出了一句:It's a new life for me


因为大风继而又联想到《超感猎杀》中深海,不同深度的蓝色比PS软件里的渐变要柔和和有生命力,让人迷恋,想要成为一座海岛,守护一片海。要是能在水中游动,足像一条自由自在的鱼,说不定能在最深的底部找到一个释放自我的秘密通道。


今年妈妈送我的圣诞礼物是一只狗布偶,我本想买鲨鱼布偶,可妈妈说鲨鱼是属于深海的。这真像是人的世界和人生轨迹,在特定的领域中生存。大多数让人们深感惊喜的交集都是短暂的。鲨鱼能在海洋里占有一席之地,可在陆地里什么都做不了。

下午小朋友问到我,“老师你手机里有什么好玩的,给我看看。”

“我不玩手机的。”

“但是你的儿子要玩啊。”

“我没有儿子。”如果有,我希望他能跟你一样真实而可爱。

“是不是你的儿子还没有长大啊。”

“你猜。”

如今我的认知水平达到一个较健全的状态,想象能力已大不如以前,或者说早趋近零状态,剩下的只是些不切实际的幻象以及破碎的现实幻象。

小孩子就是个“十万个为什么”,对外界的好奇远超于实体书的《十万个为什么》。孩子的大部分认为来源于自己的直接观察、不成熟的思考和周围大人的灌输。“有没有儿子”这个问题突然觉得好难回答,说有吧,那就是我在说谎;说没有吧,我要花费更多的力气来解释一个缘由、过程和现在的结果。要在保全他的想象和让他清楚事实间作出一个平衡,是需要时间考虑的。

大多数大人面对孩子的为什么,都是利用自己成熟的认知和经验直接给出一个答案,让孩子记住就好了,里面错综复杂的关系不必深究。我非一个合格的大人,但也并非是健全的大朋友。想到这里,突然很羡慕一些小朋友,可又不羡慕。羡慕与不羡慕,我讲的更多是不同的方面。

昼夜温差大,晚上的街上更冷了,手没有暖过来。想喝一杯热奶茶,就直奔小店里去买了。小店推出一款“学霸奶茶”,文案浮夸而通俗:你与学霸的差距只差一杯奶茶。我问这与普通奶茶有什么区别,老板说茶浓度更高,配合着复习。我没有别的选择,店里只有一款奶茶。

我想今晚大概睡不着了。早上看到学霸在微信上说到昨晚喝了咖啡,一夜没睡,自己控制不了自己就胡思乱想,听了一夜的风。心想这段话看起来真是浪漫极了。在冬夜里,一个人,喝着咖啡,思绪飘了老远,风声却在耳边,仿佛在提醒你,你还在现实中。在这样虚实之中切换场景,曾切身体会到堕落而孤独。

接着学霸自说自话给我讲昨天去看了一个关于天宫冷原子钟装置的报告,但报告内容太深奥,讲报告的人可能很少开讲座或者教授课程,毕竟是长期呆在实验室的人,讲得并不好,没有达到理想的报告效果。末了还说到对学校未来的期望。

我表示不懂这个领域的东西,但能理解他对一个氛围的阐述。他进一步作出了普及“冷原子钟原理就是用激光对原子进行冷却,到一个相对零度的状态,把原子外抛除去到光平台获得超高精度的时钟信号,精度可以达到3000万年误差一秒。我就大致有个概念,听不懂,太复杂深奥。全球首创的,花了10年做出来的,真是很赞。”

看到这个大致的概括,已经感受到了学术的魅力。“相对、3000万”这些词汇和数据客观而迷人。10年的时间长度,沉淀的不仅是学术,更是自己。“学术”这一词本身就带着严肃、谨慎、长久的魅力了。以前觉得做学术是枯燥的事情,但在这些年愈发觉得,做学术是个枯燥但浪漫,精神下沉到成为人的支撑的过程。做学术适合在冬天,冬日里在屋内的火炉中生一把火,煮上上好的热茶,调节好灯光,专心进入数据原理的世界。令人着迷的冬天也不过如此。

冬天除了适合做学术,还适合date,听过朋友对date的安排,觉得棒极了。但在一个人的情况下,什么都行,孤独可以,浪漫可以,堕落可以,什么都可以,只要不超出道德法律的范围。

热奶茶喝完了,歌也接近了尾声。陷入了幻象浪漫的空虚之中。


什么都不想做了,但什么都得一步步去做。

夏尔·波德莱尔是这样定义浪漫主义的:“浪漫主义既不是随兴的取材、也不是强调完全的精确,而是位于两者的中间点,随着感觉而走。”冬天是属于浪漫的,自私希望浪漫主义属于我。







评论
热度 ( 13 )

© Ju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