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

书店病人。

Day12 不说爱,却胜于海誓山盟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了房间,漫反射的光映在你的脸庞。微微翘起的嘴角和慵懒而温柔的声线在周末7点半的早晨显得分外性感。

“亲爱的早安。”
“早安啊。”
“昨晚睡得好吗?手臂一定很累吧。”
“你说呢?”
带有答案的反问式语句夹杂些挑逗,呢字的发音轻缓柔和。还轻轻捏了一下我的鼻头。我对不少细节都无法抗拒,比如说我们在一起时候你提出的建议,末了,还添加一句“好不好”;过马路时悄悄又主动地站在靠近车道的一边;睡觉前吻了吻我的额头。

平常的周末清晨,我们享受属于彼此7点半时光。经过一夜的好眠,让人舒服至极,饿了却又是继续想睡。
“我饿了。”
“嗯,那你等等哦,早餐一会就好。”你边说着边起床走出了房间。

外面的阳光正好,想必等会出去逛逛也是很好。可我又怕晒,索性就在家呆着,我看我的书,发会呆,你继续你的工作整理。晚上太阳落山,再出去散散步,还可以顺便去新开的音乐酒吧餐厅,看一场live。

脑海里想着一天的安排。大多数的时候我都是跟着你走,你也体贴地问我好不好。跟着我的安排来,我知道你会在我身边照顾周全。爱与放心,全在日常生活里,比感人肺腑的海誓山盟更让我心安。

有时候我也会想想你会不会爱我。我们间有的是差距。我的表达从来都是那么自然直白,开心的时候就想吻你说爱你。你很少说到爱,却在无形中为我营造了家庭和爱的氛围,我感到爱之余还有一股稳稳的责任。所以对于你爱不爱我的问题,我从未说出口。大抵是我有足够的敏感能够感受和理解你。

柔和的太阳光和外面炽热的温度也阻挡不了睡意再次袭来,想着想着我又睡了过去。

我知道我在做梦了,就是没有醒过来。我在黑暗中听到有人在念夜莺颂,却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孔:
        我的心在痛,困顿和麻木
  刺进了感官,有如饮过毒鸠,
  又象是刚刚把鸦片吞服,
  于是向着列斯忘川下沉:
  并不是我嫉妒你的好运,
  而是你的快乐使我太欢欣
         ……

为何要难过,又是为了什么而欢乐。

在梦里我没有得到答案,或者说,这个问题,从来都是没有标准答案。

评论 ( 7 )
热度 ( 14 )
  1. 心发现Judy 转载了此文字

© Jud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