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dy

书店病人。

她说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而我在月中看《四月是你的谎言》。在四月中的谎言,通通都得到了体谅和解脱。以至于有种错觉四月的春天很美,很适合远行喝酒以及谈爱。一切都是温柔无比,像爱人温热的肌肤。

五月立夏,传统节气上的夏日真正要来了。天气更加燥热,时常热得周身粘糊。夏日有什么好玩呢,以前无比喜欢夏天,被问及最喜欢哪个季节,夏天是唯一的答案。现在反而不会回答这些简单而抽象的问题了。

突然记起可以去游泳,大概还是不会游。但能确定的是,在水中能够专心致志,我只有我自己。

还可以在洗完澡不穿bra的凉快夜晚,开着小小电风扇,一口一口地挖一个冰凉的大西瓜,闲来还能翻上几页书。

其实幻象过很多次了,最想...

妈妈帮忙拍的

Walk away

“暴力不是开始于

   一个人卡住另一个人的脖子

   它开始于当一个人说

   ‘我爱你:

      你属于我!’”

“每每酒后 他从江南打来长途电话 两岸猿声啼哭”

冬天是属于浪漫的

20161227


喜欢一首歌,我是将之循环一段时间,直到下一首钟爱的歌来替代。有一回在微博上转发丁可的状态并表示对其《漆黑的海上》的喜爱以及在深夜循环,过了好久有网友来回复,问我是否还在循环那首歌。我说偶尔。是的,是偶尔,在众多喜欢的歌的间隙中循环。这样的听歌节奏已经成了习惯,以至于听歌不成系统,宽泛而散乱。

近段时间循环Muse的<Feeling Good>。

今天天气晴,大风伴随着太阳。街道上两边的大树一如既往得绿,只是由于季节的变幻而绿的层次稍不同。大风在肆意晃荡,大树间平时的耳语成了谈笑风生。人们裹紧身上的衣服缓慢前进。我感到风在吮吸着丝袜,像一条条灵活的鱼游进了...

僵尸准备出来

快跑~

20161203

在去外公外婆家的路上看到的家猫。不知道它在搜索些什么。

很乖。我蹲下来跟它打招呼,它过来蹭了蹭,喵了一声。

想起村上的《海边的卡夫卡》,会猫语的中田。我什么都不会啊。不懂猫,不懂狗。但在一定程度上,我们都一样。

孤独,流浪,高冷,叛逆,善良,忠实,等等。

感觉今年特别难熬。


旧居 / 冰拿铁

午后从冰箱里拿出冰拿铁。入口感觉顺滑,奶味偏重,但总比黑咖啡的微酸要迷人,味道在口腔停留得时间持久,就像是一场燃烧后的余温,有一阵缓冲。

南方湿冷的冬天来得太晚,十一月份还在穿着夏季的着装。在燥热的天气里想到摩洛哥,想到沙漠,想到被晒伤的皮肤,想到曾炽热过的感情,想到太多的过高的温度。让人突然的意乱情迷。

湿冷的冬天啊,宛如冰与火里面的“The winter is coming”一样漫长。真想快到“winter is here”,据说下周天气会变冷。

总想着在冬天时候在旧居把一些东西烧掉,连同过去的一部分也烧掉,但是记忆和文字又是那么倔强,各自以自身的方式为我保留一些...

暗夜

1 / 11

© Judy | Powered by LOFTER